单数,不可模拟

2022-07-24

对大脑的模拟不能产生意识,就像对天气的模拟不能产生雨一样。- Consciousness is not computation - Joe Antognini

“什么是意识”这个问题和“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些东西,而不是什么都没有”一样,都属于可言说的问题中最困难的那一类。我只想尝试写一些我对前者本身的理解,而并未希望给一个确切的答案。

上述两个问题似乎等价。这个世界存在的实证是我们的感知;而除感知以外,只有不可实证的、形而上的信念了。

神经科学

神经科学以及它的一切可能性能够解释感知现象的原理和大脑运作的生物学机制,而不能解释感知的中心即意识。想象未来的神经科学已经能够确定这样的脑结构:对其进行某些可逆操作后,生物体会表现得像不具有意识一样;然后进行上述操作的逆过程,“意识”即可恢复。这时是否可以说,该结构即是负责产生意识的脑结构?

似乎还是不可以。意识与记忆难以区分:睡眠期间的人是没有意识,还是仅仅是意识体验没有被写入大脑负责存储记忆的结构?

再看科幻作者关于“意识上传”的想象。如何得知那个在数字系统中浮现的、看起来和你的朋友一模一样的形象,真的具有那个不可复制的意识?对我来说鸭子测试似乎不足以作为充分的依据。

他人

不可区分性是认为他人与自己一样具有意识的经验证据。以“我具有意识”作为推理的基点,个体发现自己与他人表现出的行为不可区分,于是自然而然认为他人亦具有意识。这是在现有知识下能够做出的最优判断,但是注意它属于基于经验的科学结论,并没有逻辑重言式级别的正确性。

文法

上文对“意识”一词的使用在文法上亦存在不准确性。我习以为常地说“(人)具有意识”,但是意识是否可能并非生物个体而是某个整体所具有的性质呢?

我对它知之甚少。

© 2022 Heyang Zhou

Powered by Blueboat